被土匪霸占的母亲

我出生在民国时期东北的一个小镇,青龙镇,青龙镇是当时比较繁华的小镇。我父亲和爷爷是当地有名的乡绅,家境殷实,是当地有名望的富商,我们家家财丰厚,我爷爷死了之后我父亲继承了家业,父亲年届三十娶了我娘,他是在一笔生意上,因为对方已经破产,遂将其女儿娶为妻子以抵债,后来,便有了我。听门房的几个人聊天的时候我知道,我娘以前也是富家千金,以前在上海读过书,我娘刚来青龙镇时便震惊了整个镇,那天,我娘穿着洋服店做的旗袍,穿着高跟鞋,打着洋伞,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的个子比一些男的都高,高傲的脸轻蔑的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在丫鬟的搀扶下,扭着屁股进了我家大门,后来才知道这个女人中的女人原来还不到16岁。

  转眼见,我已经十多岁了,我娘也快三十岁了,由于保养的好,看上去也就是20出头的样子。世道也是越来越乱,土匪横行,政府不力。在我们东北土匪(胡子)特别多,在我们那一带有个龙头岭,岭上有一帮凶悍的土匪,那帮土匪的头叫九头龙,九头龙是个有名的地头蛇,在我们那一带打家劫舍,欺男霸女,只要是被九头龙看上的女人甭管是少女还是有夫之妇,都会被他抢到山上来糟蹋。那年,我娘带着我去探亲,我和我娘坐在轿子里有几个轿夫抬着,还有几个家丁跟随,行至半路突然,几个手持短枪,凶眉怒目的土匪(胡子)从山上冲了下来,把我们一行人给围了起来,「是来胡子了!」我娘惊恐的说到,「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好汉你行行好,放咱们过去吧」一个家丁说着从裤兜里掏了些大洋出来送到土匪手里「你当老子是要饭的吗,这轿子里的是什么人」,说着一帮土匪来到我和我娘的轿子前,拉开轿帘,顿时雪亮的刀枪一下子逼到我娘俩胸前,「娘,我怕」,我和我娘被吓得抱在了一起, 一个连腮胡子的土匪手指我们迸了一句,「绑了!」「这可万万使不得已,这是咱家太太和少爷」一个家丁劝阻道,「少废话,回去告诉你们当家的,一个月之后,到龙头岭赎票,票价是大洋两千,到期不交,你们自个儿掂量着吧!」大胡子土匪冷笑几声,笑声中透着浓浓的不怀好意。「当家的,你们丧良心啊!」一个家丁像发怒的狮子扑上去,被几个土匪几脚踢得爬不起来。就这样我和我娘被绑上了山。

  我和我娘眼睛被蒙着,手都被反绑着,脚踝都被一条长长的绳子拴着,我娘那时候穿着一件棉袄做的旗袍,脚上穿着绣花鞋和白袜子所以我娘的脚踝被栓的特别紧土匪说这样才能防止我们娘俩逃跑,不一会我们就到了土匪窝,是在一个山洞里,我和我娘蒙着眼睛的黑布被取了下来。我和我娘看到了出名的土匪头子九头龙,「“嗯……不错,老六你眼光真好,弄了个这么好的娘们上山!”」九头龙仔细的打量着面前如花似玉的我娘:我娘如黑色瀑布一般秀发包扎成发髻,标准的鹅蛋脸,一双美目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我娘一双修长的美腿上纤细的脚踝被绳子绑着,“这是什麽地方?你……你们想干什麽?求求你们放我和我孩子回去吧?”我娘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惊恐的打量着四周不安的哭声问道。我娘看到在屋里,几盏野猪油灯照得四壁生辉,地下站了一地的土匪兵,每个人的眼里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看着自己,那是一股充满肉欲之火。「想干什麽?干你!知道吗!这一个月,你男人都不会在你身边,就让我龙爷好好照顾你吧」九头龙得意的说到,「不」,我娘凭直觉便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我娘想跑,可手和脚都被绑着根本跑不掉,「小美人,你就从了龙爷吧,来,让龙爷帮你松绑」九头龙走到我娘跟前,他亲自把我娘手上的绳子解开,又蹲下来去解我娘脚踝上的绳栓,俗话说女人的脚男人的头碰不得,更何况我娘的脚踝娇嫩纤细就更加会勾起九头龙占有我娘的欲望,九头龙慢慢的把我娘脚踝上的绳结解开,时不时用手在我娘的脚踝上抚摸揉捏,九头龙仔细观察着我娘的脚,我娘没有缠过足,所以是大脚,我娘的脚纤细白嫩,脚型很好看,无论穿什么样的鞋子都很漂亮,这让玩多了小脚女人的九头龙很有兴趣,九头龙俯下头不断如获至宝般的闻着亲着我娘的绣花鞋和和我娘从绣花鞋里所露出的袜脚,「让龙爷帮你好好舒服一下」九头龙突然一把从抱住我娘的腰枝,他用手掀开我娘的旗袍裙子,嘴巴就靠紧我娘大腿,开始在舔了起来,我娘被抱住,九头龙一把提起我娘的大腿跟开始用舌头舔着,舔着我娘大腿处,在顺滑向小腿,膝盖,双手不停摸,嘴巴上下动着,舔的好久,我娘心里舒服了起来,但是却不敢想着,九头龙舔到了绣花鞋,舔着有些咸味,便把绣花鞋脱了下来,然后又用嘴吸含住我娘的细脚指,我那时也被土匪被压着,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的大腿在给那九头龙吸了又舔,九头龙拿起我娘的脚指,一只只寒住口中,嘴巴含住柔绵的白袜脚指,一只一只用手搓揉,用大舌头舔溜,我娘脚指被舔晕,香气太迷人,九头龙又顺手拿起我娘大腿舔着,我娘有点惊吓,但是太舒服了,想挪回大腿,但不一会又被九头龙提了回去,舔到最后整双大腿满是湿透,那九头龙还不肯罢休。九头龙一把将我娘抱起向另一个洞走去,几个土匪把那个洞的帘子拉开,我只看到那个洞里有一张铺着兽皮的床,此事被九头龙抱在怀中的我娘不断挣扎着,「不要,快放我下来」我娘一边叫喊着,双脚一边踢着,我娘那没转鞋子的脚被白色的袜子包裹着这样一动一动的反而显得可爱,「你们不要伤害我娘」,我担心的说了一句。「放心吧,我们只和你娘玩玩」九头龙坏笑着说,九头龙很快将我娘抱进了洞里,洞外的土匪拉上了门帘。

  九头龙把我娘放到了那张炕上,他三两下的解开我娘的的旗袍钮扣,九头龙强扯破我娘那粉底肚裹,我娘浑身一丝不挂,九头龙见状急不可耐的叁把两把脱光了自己的衣裤,一口气吹灭了灯,饿狼般地扑到在了我娘身上。九头龙压在我娘的身上,我娘使劲地扭动着,可九头龙的身子像山一样重地压着她的四肢,身子连动一动都不可能。九头龙用舌头从我娘的额头开始,舔吸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又舔吸着她的脖子,乳房乳头,肚脐。当九头龙的嘴刚一到我娘的阴唇,我娘的身子跳了一下。他用牙齿咬扯着我娘的阴毛。

  他笔直地压在我娘的身上,用坚实的胸脯上下左右地挤压着我娘那结实浑圆的一对乳房,粗壮坚硬的阳具顶在我娘紧闭着的阴道口,他手握阳具,用黑而粗大的龟头不停地在我娘的阴道口磨擦着,毕竟我娘是个守规矩的妇人,经不起这样的玩弄,不一会儿,我娘就被他揉搓得开始气喘虚虚,抬起下巴,浑身发紧,阴道口也慢慢地开始湿润了,渐渐地,阴道口的裂缝打开了。

  九头龙将阳具龟头对准我娘的阴道口,下身猛地一挺,滋的一声,龟头终于顶入我娘的阴道口,我娘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他根本不顾我娘作为人妇人母,第一次被迫与我爹以外的男人性交的痛苦,疯狂而又快速地抽动着阳具,我娘不停地左右摇摆着头,眼泪打湿了两边的长发,他终于停了下来,双手支撑着上身,而用下身紧紧地顶住我娘的阴道口。

  他低下头紧紧地盯住我娘漂亮的脸盘子,仔细观察我娘对他表现出的性兴奋,过了大约几分钟,他长长地抽出阳具,只剩下龟头一点点,再深深地插进我娘的阴道里,他一边抽动,一边用手指捻动着我娘的阴蒂,他的大拇指摁在她的阴蒂上运揉,我娘实在受不了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不一会儿便昏过去了。

  我娘又被九头龙的强迫亲吻弄醒了,他将我娘的两条大腿拉过来,让她的屁股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将粗壮坚硬的阳具深深地插在我娘湿润润的阴道里,两只手分别紧紧地抓住我娘的两只乳房,他又揉又搓又捏又掐又捻,「这对大奶子,比咱吃过的馍馍还白还大,你男人的命可真好」九头龙一边玩弄着我娘的大奶子一边说,他又举起大我娘的双腿,将腿尽力压向我娘的乳房。

  他骑坐在她的大腿和屁股上,用手指沾着我娘阴道口的粘液,就将湿湿的手指深深插进了我娘的肛门中,他的阳具在阴道里快速抽动,他的手指也在她的肛门里乱搅动,我娘哭喊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更凄厉了。

  他的动作越发加快,而另一只手则仍拚命地玩弄着我娘的奶子,他的一张臭嘴更是紧紧吸吮我娘的嘴唇,舌头和洁白的牙齿。

  他抽出阳具,看见自己的龟头充血很厉害,那一跳一跳的龟头就像快要胀裂似的,他用手握住粗暴的阳具,将身子半跪在我娘躺着的身体面前,然后伸手将我娘满是粘液滑漉漉的阴唇拨开,只听噗滋一声,坚硬粗壮的阳具便狠狠地插进了我娘的阴道。

  他每一次强有力的抽送都把她的两片阴唇抽插得一张一合,我娘的嘴巴张得开开的,下巴更是高高仰起,下身不停地扭动着,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九头龙感到下腹的腰眼传来阵阵酥麻,他知道自己快要达到高潮了,于是他将抽送的速度加快,力量也加强了。

  突然一阵酥麻袭遍全身,九头龙将身子趴下,紧紧地抱住我娘,他将自己滚热的精液一点一滴地全部射进了我娘的阴道深处。他抱着我娘,两人异口同声地吟叫着。

  九头龙还是不放过她,将我娘抱翻过来,压在自己身上,他盯着我娘那两只高翘的碗状奶子,他忍不住抬起上身,两手紧紧抓住娘的两只奶子吸吮着。

  「你还不让我,休,休息一会儿吗?」我娘实在太累太困了,她低声哀求着这个毫无人性的土匪胡子九头龙。

  「不,」九头龙说,「我还要干你,一直干你到天亮,你下面的水好多呀,我的鸡巴插进你的阴户里,实在太舒服了,我现在只想一口掉你!」他伸手在我娘的阴道口抚摸着,不时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我娘的阴道里顿时又流出了大量的粘液。

  他抓住娘,让她坐起来,将我娘的手按在自己的阳具上,我娘尖叫一声急忙缩回手,他使劲地掐了一把娘的大腿肉,威胁着说:「你以为你还是良家贞妇?你个臭婊子,要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我的弟兄门轮了你!叫你求死不成活受罪!」说着又抓过我娘的手,逼她套弄着自己的阳具。

  我娘的手握住这个土匪胡子温热的阳具,一上一下地替他套弄着,他将娘的下巴托起,他由轻到深地亲着她,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我娘的口中,他的阳具渐渐被我娘抚弄的硬了起来,他将身体翻过来,又一次将我娘摁倒在炕上,「我,我又想干,干你了!」他高胀暴挺的粗大阳具压在我娘的小腹上,然后,这个九头龙握火热的大阳具,将我娘的身弄成侧躺状,并抬起她在上面的一条腿,然后,将阳具缓缓,结实有力地顶进我娘的阴道里。

  二十多分钟的抽送以后,九头龙的阳具便在我娘的阴道里,以最快的速度顶动着,我娘忍不住大声地呻吟着,她的手拼命地抓住炕上的褥子,九头龙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手不停地在娘的身上揉挤着。

  九头龙用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他再将我娘的身体扭翻过来,让她脸朝下趴在炕上,然后将阳具从我娘的屁股下面插入她的阴道,我娘的两手撑在炕上,身体由于受到极大的刺激而不停地扭动着,他紧紧地抱着我娘的屁股,飞快地抽送着,他不停地将我娘的脸扭过来,强烈地吸吮着她的舌头。

  当娘实在撑不住身子,只好将上身趴在炕上不断喘息时,这个土匪胡子依然紧紧地挺着粗大的阳具,在我娘的阴道里猛烈地抽送着。半个多时辰后,他的身子紧抱着贴在我娘光滑的脊背上,他的身体一阵抖动,一股灼热的精液又滋,滋地射进了我娘的阴道里。

  不一会儿,九头龙哼着口哨衣服洋洋得意的样子从洞里出来,「怎么样,大当家的这女人好不好玩」一个土匪问道,「能不好玩吗,这女人,大奶子,大屁股,大脚丫,一看就知道是城里女人,和那些乡下女不一样」「既然大当家,那么喜欢这女人,那就把她收为压寨夫人吧,反正还有一个月」,「嗯,你说的不错,这么俊的娘们,就算做一个月的媳妇也值,明天就办酒,也让咱龙头岭热闹一下」,「好」众土匪异口同声的说道,「大当家的,俗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反正你明天才和这娘们拜堂,不如也让弟兄们玩玩」「可以,不过只有今天,抓紧时间吧」几个土匪听了这话就你拥我挤的惊了那个洞。此时我娘还昏迷的躺在炕上,当我娘被人弄醒时,她突然发现叁个赤裸裸的土匪正淫笑着围在自己身边,他们一把拽起娘,一个人开始玩弄她的乳房,另一个玩弄着她的阴唇,还有一个人则用手指抚摸着他的两条大腿。

  几分钟后,其中一个土匪胡子,用手握住他那又粗又硬的阳具站到娘面前,开始向她那颤抖着的阴道里插,同时还没等我娘反应过来,站在她身后的那个土匪胡子,也同时用两手抓住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接着,就将自己那涂满野猪油的粗大阳具,对准了我娘的屁股缝,向前狠狠一挺,滋的一声,龟头插了进去。

  我娘屈辱地哭叫起来,她现在被两个男人前后夹攻地强奸着,她几乎分辩不出哪一个器官的感觉最大,她只觉的她的整个儿下半身被塞的胀鼓鼓的。站在她身后的那个土匪胡子的阳具还在继续慢慢用力往里插,最后,终于将整根阳具完全插了进去。

  第叁个土匪胡子坐到了她跟前,将她的头拉到他两条大腿之间,将他那根粗壮光滑的阳具塞进了我娘的嘴里,一阵温软湿润的感觉,使那个土匪胡子舒服的打了个寒战,然后闭上眼睛,脸上泛起了满足的微笑。

  他逼着我娘吻着,吸着,舔吮着,用舌头沿着边缘舔吸那个大龟头的每一部分,最后还要舔吸龟头中间的裂口,并强迫她用嘴唇轻轻磕咬龟头的光滑皮肤。

  这时,那两个土匪胡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接着紧紧地搂住我娘的身体,猛烈地舔咬着我娘的脸腮,肩背和两只奶子。

  同时被我娘将阳具含在口里的那个土匪胡子,突然将头后仰,一面歇嘶底里地狂笑起来。

  我娘的两条雪白的小腿颤抖着,眼睛呆直地望着屋顶,她的阴道本来只是一条紧紧的肉缝,现在却被那粗大的阳具抽插得已变成了一条宽阔的肉洞,肿胀的阴唇又红又热,被他们反复揉捻的阴蒂硬挺着,好像一粒玫瑰色的纽扣。她的肛门也被抽插得通红,她那红红的小嘴,被那粗壮结实的阳具塞得满满的,几乎快要撑裂。

  突然一股滚热的精液,猛烈地射进了她的嘴里,使她差一点窒息,为了不被精液呛死,我娘只好将他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接着她面前的土匪胡子也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同时站在她后面的那个土匪胡子,紧抱着她丰满的屁股,拼命往深处插,好像恨不得想把他的阳具和两个卵蛋,一起塞进娘的小腹里去,突然那根粗大的阳具像只水枪,在我娘的肛门里射出了五六股强劲的精液。

  那几个土匪出来了,他们一边走着一边谈论着我娘的身体,说我娘的屁股如何如何大,奶子如何如何白,怪不得大当家的喜欢,就在那帮土匪快要走完的时候,有一个土匪走到我身边 ,用刀把我身上的绳子割断,「你娘马上是咱老大的女人了,你也算是咱的小爷,放心咱们不会为难你的」,那个土匪胡子说完便走了,我很担心我娘于是便走到了那个洞中,我娘又昏了过去躺在炕上,我看见那乳白色的精液,已从她张得很开的阴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流,湿遍了她那双丰满柔嫩的双腿,连脚背脚跟也全部被那白色的精液湿透。「娘你快醒醒」我推了推在炕上的娘,娘被我推醒了, 「儿啊,娘对不起你爹,你让娘死吧」我娘此时痛不欲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娘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办」我哭着拉住我娘,我娘见到如此哀求,便哭着和我抱在在了一起,打消了自杀的念头。然而我和我娘都不知道明天还有更大的屈辱降临。

  第二天,龙头岭上下张灯结彩的办着喜事,我娘穿着一件土匪从山下抢来的大红衣裳戴着红盖头,被绑着双手坐在轿子里,迎亲的队伍来了,九头龙戴着礼帽胸前还戴着一朵大红花,九头龙把我娘从轿子里接了出来「当新郎喽,」土匪胡子们狂叫着,「放炮,快放炮!」有人大声喊着。于是五个土匪胡子跑到大门口举枪朝天射击,以示庆贺。,我娘和九头龙一起进了山洞,山洞里早就被布置好了,我娘被逼着和九头龙拜了天地,之后就被送入洞房,九头龙何种土匪们在洞房外海吃呼喝着,婚宴上有各种山珍野味,还有鹿鞭,熊鞭,虎鞭等这些专门给男人壮阳用的食品,九头龙更土匪们喝了会酒就进了洞房,为了能和我娘好好圆房,九头龙吃了好多的兽鞭,还特意吃了弄来的春药,性欲高涨,「小娘子,为夫来了」说着九头龙解开了我娘身上的绳子,掀开了我娘的红盖头,我娘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在她令人毛骨耸然的尖叫声,奋力挣扎中,还是被土匪胡子九头在淫笑声中轻易地扒光了衣裤鞋袜。「放开我,不要,不要!我求你!」我娘不停地哀求道。

  被剥光衣裤的我娘,两只饱满结实而坚挺的奶子,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颤动着。

  九头龙将嘴巴俯低,开始去吻吸我娘的乳房,乳头,「啊呀,不,不,求求你们,」娘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

  「好哇,多美的身子,好白好白,真不错,我这新郎倌当得值!」土匪头子九头龙的魔爪在我娘的身上揉搓着,一边淫笑九头龙将嘴巴移到了我娘的肚脐,阴毛处,我娘的下身没有太多的阴毛,但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阴唇却引起了九头龙极大的淫心,九头龙先用舌头去舔吸她的阴唇边缘,后来又凑近嘴,想亲娘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娘死命摆动着她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男人的亲吻。

  九头龙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在她无力地流下双泪时,土匪头子九头龙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月菊的嘴唇和舌头。

  「啊呀,我娘子的阴户真漂亮!」九头龙又用舌头舔吸她阴唇,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我娘的小腹,大腿。

  娘放声大哭起来,但很快,从娘的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

  九头龙站起身,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她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而他的口中则不断发出淫荡的笑语:「嘿嘿,娘子啊,我马上就要做你的男人了,你看我的大鸡巴多粗,多结实,现在它更加坚硬了,现在我就要把它插进你的肉缝里去了,我就要来日你了!别看你像个贞结的女人似的,现在你的阴户里不是也出水了吗?哈哈!」九头龙说着,用手将娘的双腿掰的更开,手指在我娘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然后,娘的极力挣扎下,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

  「啊哟,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放了我,放开我啊!」奸淫娘的土匪头子九头龙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土匪胡子边抽动着,边大声喊道:「噢呼,好,好极了,真他妈的爽!我新娘子的阴道里好紧啊!好紧,真他娘的舒服死了,水,水,好多好多的水啊,干这新娘真过瘾!」娘的头左右摇动不已。

  九头龙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但他有时顶一下就问我娘:「你,爽不,爽不爽?我的鸡巴硬不硬?你感觉到吗,你舒不舒服?如果,如果你不他妈舒服,你的阴户里为什么还在往外流水?」他的阳具开始分左右的抽送,每一次总要将阳具全部插入满足,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还要强。

  「哎哟,我痛,痛死人,你这个畜牲!」娘摆动的口中,也开始因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发出大声叫喊。这反而使得九头龙显得格外兴奋,他不时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和掐她的乳头。突然九头龙抽送的阳具,越发加快了速度,他的喘息也越来越浑浊。

  一阵飞快的抽送后,他大叫一声,突然抽出阳具,他的身体一阵急剧颤抖,一股温热的精液笔直地喷射出来。

  「噢哟,啊噢,好,我要升天了!」九头龙直到精液完全射尽,满足地将头趴在娘的双腿间。

  这时娘已经不再挣扎,她侧过脸,一双大眼睛瞪着窗外。刚刚奸淫过她的九头龙,休息了一会儿,便又在春药的刺激下,一边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高翘的阳具,一边低头玩弄着我娘的阴唇,他站起身,两手高举着她的足部前端,然后再将下腹靠近,水平面地把阳具送入了我娘的阴道里。

  「啊呀,」在阳具刚进入阴道的刹那间,他突然发出呻吟,继而,便开始缓缓抽送粗壮坚硬的阳具。

  「哇啊,里面好温热,阴户里这么多水,好,没想到,我新娘子的阴道真紧,真的,肏了这么久还是好紧,我的鸡巴好舒服!」九头龙的的性交技术是老到的,他将自己的阳具,不住地在娘的阴道里旋转,抽磨。

  娘的身体在他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但她的阴唇却紧紧包裹着男人快速抽送的阳具。

  九头龙在呻吟之中,不断地变换阳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时飞快地抽插,有时则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顶住阴道口,让阳具在我娘的阴道里作旋转,顶动的刺激。偶而,他又将阳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后光以粗大的龟头抵住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这些动作不禁让娘,出现一阵阵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将九头龙的阳具旁的体毛完全打湿。

  他弯下身,两只手使劲地捏她乳房内的硬块,牙齿狠狠地咬弄着她的乳头,娘疼痛不已,又开始挣扎起来。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一面抬起身,用指头撑开我娘那犹如花瓣的两片阴唇,又不时地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阴蒂,一紧一松,令她全身震撼。突然,娘一抬身,他的阳具滑了出来,娘还想从炕上爬起身,但九头龙又死死地摁住了她。他重新压在我娘的身上,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滚烫的阳具顶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东顶西顶,两手不停地在她乳房摸,捏,揉,搓,夹,摁,这时,娘的屁股扭个不停,浓浓的粘液不住地从阴道里流出。

  我娘彻底崩溃了,她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

  深吻,长长的深吻。他撕扯着她柔细的茸毛,又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阴唇,唇缝湿润润的,他伸出中指插入阴道内。

  他手握粗壮的阳具,向她阴道口靠近。

  「求求你,饶了我,饶过我吧!」九头龙沉下身,那根坚硬的阳具正顶在她的阴道口。娘觉得自己实在挺不住了,骨架都快要散了,她想就此保护自己的门户,不让它再受入侵,否则她会死去。

  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躲闪,使他粗壮的龟头始终在她的大腿间和阴唇上乱顶一气,半天不得入门。土匪胡子被激怒了,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娘的心一冷,眼角上涌出两行无声的泪水。

  两片阴唇被粗暴地分开,他的屁股动了,好像一退,突然又向前一冲,一根火辣辣的阳具猛然间插进了阴道,由于长时间的磨擦,阴道壁好像磨坡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痛。娘顿时大声喊叫了一声,摇头挣扎,她要伸手,两腿想蹬,但她的四肢已被九头龙死死摁住了,哪还动得了!

  九头龙使劲地抱住她的两条大腿,九头龙低下头,见她的阴道被自己的阳具迫得四边张开,那阴唇像皮套似地紧紧把龟头夹住,他抬起上身,两臂支撑着身体,娘的小腹在颤动,特别是胸前那一对丰满而极有弹性的乳房,微微颤颤,一摇一耸,活活跳跳。

  这种迷人的熟妇娇态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他下身猛挺,肚皮拍打在娘的肚皮上,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他快起猛落,大抽大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下身又传来了噗滋噗滋的声音,忽然,他猛地趴在她身上,两手紧紧地扳着她的双肩,全身抖动打颤,下体紧紧抵住她的阴道口,一股滚热的浓浓精液,强劲地射入了娘的阴道深处。

  九头龙喘着粗气,又休息了一会。第二轮结束,第叁轮又来了。

  他一压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扳开娘的双腿,像洗过衣服似的白沫精液,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她已完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阴道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生育过我的子宫在转动,阴道壁在急速地收缩,她虚脱地昏了过去。

  这第叁轮九头龙全然不管这些,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挺起高翘的阳具,深深地朝那湿湿的阴道里插去,他一面抽插,一面用大拇指摁在阴道口上方阴蒂上端软骨处摁磨,他把她滚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躺在她的身下,小腹朝上猛顶,她上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前,九头龙握着坚挺的阳具,抹了一下口水涂在龟头上,二话不说,向娘因身体朝前趴伏,而露出的肛门口狠狠地插进去。

  娘又一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谁来救救我呀!」我娘异常漂亮的脸上,此时满是土匪头子九头龙的口水,嘴边和那丰满结实的乳房,阴道口和肛门处,到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两条修长的大腿上,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红红的,青紫的指印,富于弹性的乳房上,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诱人的乳头上还有男人深深的咬痕,九头龙此时却死死抱着她,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阳具的龟头好像啄食般,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地冲击着花心。每当他那粗大的龟头到花心,娘的全身就会抽搐一下。突然,他停止了运动,双腿伸得直直的,两腿蹬着炕,使阳具深深地插在阴道里左磨右跳,长时间地在她的乳房,乳头上撕扯着。洞房终于闹完了,被精液浸湿的被褥子上,精液一大块一大块的,有的地方干了,有的地方新鲜的精液堆在一起,九头龙搂着精疲力尽的我娘睡去了,经过这一晚,我娘终于成为了九头龙的压寨夫人,龙头岭的大奶奶。

  在之后大半个月的时光中我和我娘都呆在龙头岭,九头龙每天晚上都和我娘同房,更我娘睡,过了大半个月好像我娘更九头龙呆久了,也并不是特别讨厌这些山上的土匪,甚至有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承认自己龙头岭大奶奶的身份,我娘经常会叫一些土匪带我去山里玩,那些土匪也当我是山上的小爷,很听我的带我去打猎摘果子,有时候甚至可以看到,九头龙搂着我娘的细腰带着我们母子俩到山里散步,九头龙那姿态好像俨然就是我爹。我娘和九头龙的关系,许是被糟蹋出感情来了,从同房同床发展到了同浴,一次我娘在洗澡,被九头龙看到了,他马上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跳入澡盆。

  「哎呦,大当家的这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的,我是你男人,就一起洗洗吧」说着双手早攀上我娘高挺的胸部,不停抚摸,「当家的别呀」我娘害羞的说道「咋了,还摸不得,我还要日呢。」「什麽日啊,满嘴脏话。」我娘嗔怒道心里却很渴望,娘起身坐在澡盆的边缘上,挺起下身对着九头龙。九头龙哪敢怠慢,赶紧扶着那根大大东西,捅在娘的下体,屁股一沉,整根没入我娘的桃花洞中。「啊……」娘好像被电击到,两条腿突然绷直,美艳的脸庞突然痉挛,双手狠狠拍了九头龙一下。「大当家,你他妈慢点,想干死我啊。」我娘看来这下被操的不轻,脏话都出来了,也反映出九头龙的东西也确实大,我娘也受不了了。

  「小娘子……」九头龙这时想把下体抽出来,却被我娘止住了。

  「不要出去,慢慢滑动,等我适应了再动。」我娘咬着九头龙的耳朵轻轻的说。

  九头龙很聪明,双手扶着我娘的屁股,下体缓缓挺动,嘴在慢慢的颈上不停亲吻,我娘也开始轻轻的呻吟,一副活春宫的画面展开了,一个虎背熊腰的黑黑的身体压在一个白花花充满着慾望的肉体上不停抖动「嗯,刘启恒,你真的太厉害了,快,快。」我娘很舒服的样子真的是美如天仙,大罗神仙看了也会动心的。

  「你的下面真的好大啊,干死我了。」「小娘子,你下面会咬人啊,我真的爽死了。」九头龙健壮的身板真的很厉害,干了十几分钟了,娘好像整个身体都挂在她身上,他还是保持着速度狠狠的插着。

  「哎呦,我不行了,你这蛮牛,都被你弄出2次了,停停,换个姿势。」娘大口的喘着气,胸部一起一付,平坦的小腹深深的吸着,她将夹在九头龙身上的大腿松开,推开师傅,然后翻过身子,趴在澡盆里。九头龙马上明白了,扶着我娘翘起的屁股,将下体凑过去,这次是慢慢的插进去。?

  我娘爽的呻吟了两下,将头弄到一边,回头用娇媚的脸向着九头龙说,「蛮牛,这次我看你能撑多久。」说着将拆开的腿慢慢合拢,然后开始不停的前后动,这样大概动了一分钟,九头龙也开始按着娘的节奏动。娘回头看着九头龙,对九头龙的悟性表示赞赏。这样之后我娘每次洗澡,九头龙都会和我娘一起洗,我娘当然也需要他。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爹如约带着赎金来到了龙头岭,我和我娘被赎了回去,九头龙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我娘,我和我娘回到了家里,好像过了一些时日,我发现我娘吃了东西总是会呕出来,并且我娘还是时不时想吃酸,渐渐地我娘的肚皮变大了,我娘怀孕了,可这一个月我娘并未与我爹同房,很明显我娘怀的是土匪的种,可我娘并不在意,后来我爹知道了这件事,他很生气,好歹咱家也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我娘的丑事决不能传出去,为了维护咱家的清誉,爹无奈之下把娘休了。我娘回到了娘家。

  后来我听说我娘在娘家生了,还生了个男孩,我娘也改嫁了,而且就是嫁给了九头龙,原来九头龙那波土匪被政府受骗了,九头龙成了军官我娘自然也成了官太太,九头龙娶了我娘,顺道把我那同母异父的兄弟也接走了,听人说九头龙在娶我娘的时候下了好多聘礼,我爹也娶了几房继房太太,但都不满意,感觉没我娘好,我和我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我那贤惠美丽的母亲走了,她的人她的心再也不会回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