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姨子

我和老婆结婚六年多,因為有点小积蓄,所以我们就贷款在外面买了间透天厝。

  

  我是一个朝八晚五的正常上班族,而老婆在电子公司上班,两班制,所以必须轮早晚班。我的小姨子〔玲〕今年28,因為工作的关係,所以搬来和我们一起住,玲长得虽然不是美丽型的,但却也蛮可爱的,而且在今年事情发生前,还是个不择不扣在室女。

  

  话说,玲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是晚上十点多,因為玲很爱看韩剧,但却又不敢一个人在楼下客厅看,所以总会在梳洗澡完毕后,就跑到我们房间看电视。一开始,我常因玲的回来,而打断了我和老婆炒饭的时间,同时也会妨碍我的睡觉时间,因為习惯之前家裡没人,所以我和老婆常常在家裡的任何一个角落,想做就直接来,就算在房间也不会关门。

  

  好几次,我都想请老婆去告诉她妹,但就因老婆实在太疼她妹,所以都作罢,老婆只能跟我说,要炒饭就避开玲回来的时间,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成习惯了!我在家,不管玲在不在,除非有客人,否则我一定是一件内裤而已。而玲每次洗完澡,也都是一件上衣,一件四角裤,当然我知道她的上衣内,并没有穿胸罩,大大的胸部,走起路来总是晃呀晃,奶头也常因和衣服的摩擦,而变得激凸,老实说,心裡也常有非分之想!!!

  

  有一次,玲突然穿着一件薄睡衣,灯光下,可以看见裡面的叁角裤,而且胸部变得更明显,很奇怪,老婆也完全没有制止玲穿这件睡衣,终於老婆轮到上夜班,而玲也并没有因為他姊不在,而没有到我房间看电视,我开始心怀不轨,见玲进来,我便开始假睡,隔着被子的缝隙,一直在欣赏玲的身材!天天都是如此,总是欣赏到玲看完电视回房,我才睡觉!

  

  直到有一天,看着玲好像不舒服似的,一直在揉着她的头,我起床假装要上厕所,回来后便问玲:『怎麼了?』玲说她头痛,我变像是责骂她一样对她说:『头痛為何不去睡觉,还要看电视?』但玲一样坚持要看,玲跟我说:『姊夫,可不可以帮我按一下头?』我便走到她前面去按揉了几下之后,便走到玲后面去,做下来再帮她揉揉头。揉着揉着一阵子后,我的一支手一样在帮玲揉,但另一隻手,却轻轻的在抚摸她的耳朵,玲像是舒服般闭上了眼睛,再来则是两隻手都在抚摸她的耳朵!

  

  此时的玲,则往后躺在我的身上,我的手顺势的回到玲的胸部,玲没有反抗也没有拨开我的手,我开始大胆了,两隻手都移到玲的胸部,虽然隔着衣服,但因是薄睡衣,所以感觉得到,玲柔软的双峰,同时两个奶头变得好硬好凸。把手伸进衣服,搓着玲的双峰,我的屌也硬到不像话了!

  

  玲的呻吟声,嗯...嗯...嗯...像是在告诉我,可以进攻了,我的手开始迈向玲的圣地,隔着内裤,就感觉玲内裤已经湿成一片了。伸进内裤裡,好像是探索森林一般,好浓密的阴毛,找到了圣地后,哇!太湿了吧!当我正準备要用一指神功衝进圣地时,玲突然停止了喘息声,拉住我的手。心想,玲可能惊醒了,而我练了那麼多功夫,却前功尽弃了!

  

  但玲却在我耳边说:『姊夫,我还是处女,我是第一次,我可不可以不要用手?』我心想,不会吧,虽然玲目前没男朋友,但曾经也交过男朋友的玲,而且玲的圣地,在我耍过一阵功夫后,也湿成不像话,真的会是第一次吗?管他叁七二十一,抱起玲躺到地板,脱掉玲的睡衣,退去玲的内裤,掏出我的肉棒,朝向圣地準备进攻时,玲又开口再次说:『姊夫,人家都说第一次会痛,我真的是第一次,你要轻一点好吗?』我说好的同时,肉棒也朝向玲的圣地,先在玲的圣地外摩擦着,玲则闭上了双眼,将肉棒轻轻的慢慢放进去。

  

  在洞口短短的一进一出,玲像是配合着我的进出,嗯嗯嗯的,一个不经意,我狠狠的用力直攻圣地,玲则双手推着我,啊的一声,『姊夫,好痛好痛阿!』我不管玲的呼喊,持续着我的进出!一下之后,玲则由呼喊变成嗯嗯嗯的呻吟声,我终於忍不住了,我那肿大又热烫的肉棒,射出了浓浓的热豆浆,直攻玲的子宫!

  

  当我把肉棒抽出后,我的肉棒上真的有血,看着玲的圣地,白色的豆浆混着血,从玲的圣地流了出来,我起身之后,就走到厕所去冲洗,玲也进来,我帮玲冲了身体,把圣地洗乾净之后,玲就马上拿了件抹布去擦掉地板上的血跡!

  

  回到房后,我像是自责般的跟玲道歉,玲则是告诉我,要我别自责!玲也说:『其实有好几次,她提早下班回来,也刚好我都和老婆在炒饭,但我和老婆都不知道,玲总是躲在门外偷看我和她姊在炒饭,等我们吵完饭,玲则再偷跑到楼下去,然后装作刚回来一样的走上楼!』

  

  听完之后,我便抱着玲,吸着玲的双乳,玲告诉我,他想吃吃看肉棒,我起身站在玲面前,让玲吸含着我的肉棒,但玲实在真的不会,吸得我好痒!我教玲怎麼吸,告诉玲要吸哪裡,姊夫才会好爽!

  

  试了一会,感觉可以了,躺在床上来个69势,我要玲继续吸,我则开始舔着玲刚被我开苞的嫩穴,玲嗯嗯的一直,说姊夫好爽,姊夫你的弟弟好香好烫!玲的嫩穴再次流大量的爱液,我像是敷脸般的,把玲的爱液涂得我满脸都是。忍不住了,我拉起玲再继续衝刺着她,再一次射进了玲的子宫裡!

  

  这一夜,我们干了叁次,累了裸着身体一觉到天亮!隔天清醒过后的我,因為射了叁次在玲的子宫裡,当然会担心,於是马上去买事后丸给玲吃,接下来的夜晚,我们会抱着看电视,抚摸着彼此,她吸我的屌,我舔他的穴,但都没再做。直到某一天,玲突然然告诉我,姊夫我有去妇產科拿避孕药,现在定期都在吃,以下当然也不必再小弟多说,因為只要婆值夜班,就是我和玲翻云覆雨的时间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