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宝贵的嫖金之莹的授课

现在正是炎炎烈日当空照的九月份,正是许多学子返校和新生入学的日子。

  在这一段时间里全国各地的高校都会陆续开展一项名爲军训的锻炼项目,这场能够让所有学生叫苦不叠的军训却让我和我的莹兴奋不已。

  因爲我们也要效法那些远赴兵营的政客们一样去慰问一下这些辛苦了的学子们。

  「哎,你们干什麽的!说你们那!站在。」

  在我们刚要进入校门口的时候,一名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大叔保安在传达室里喊住了我们。

  「你们是什麽人呐,这里是学校不能随便进人不知道吗?」那位大叔怒气冲冲地走到我们面前用手比划着。

  我在来之前就查看过好几次附近的情况,这所高中要军训的学生都是高一新生,全是提前过来的,高二、高三的学生还要过一两周才开学。

  所以学校的安保措施并没有正式开学时那麽严,这个传达室应该只有两名保安,只是现在只有这个大叔一个人在,另一个好像没来。

  我对着莹使了个眼色,她默契地点了点头。

  「师傅我们来学校是有些事的,我们能跟你商量一下吗。」在刚才车里的时候莹就把准备好的衣服换上,热裤配上露脐无肩短袖,里面是真空的,把她的爆乳和巨臀全都展露出来。

  在保安大叔走进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再没离开莹那明显两点凸起的胸口,莹在解释的时候适时地靠近了保安大叔,挽着他的手臂往自己的胸口上压,从我的这边都能够明显地看到短袖下的乳房变形了。

  对于这来历不明的美艳少妇的温柔攻势,保安大叔的呼吸都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还没等他说话,莹就边抛着媚眼边把大叔往传达室里拉,等到保安大叔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三人都已经到了传达室里面。

  「姑娘你到底有什麽事啊?」

  保安大叔看似还在尽忠职守,但他被莹怀抱的那条手臂却迟迟不舍得抽离出来,想来他应该也发现到了莹的异样。

  「就是……」

  莹微笑着把大叔按到了椅子上,正当他还在疑惑的时候,他怎麽也没想到莹竟然开始把他的裤子拉链一点一点地拉了下来。

  大叔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接下来会发生什麽事情他已经猜到了,但他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

  这时候莹已经动作迅速地从裤子的拉链中扯开他的内裤将他的鸡巴从里面释放了出来,温柔地用手抚弄着。

  大叔先是惊恐地看了看我,见我一副和善的模样,再看看了莹说:「姑娘你快停下来,这、这不行的。」

  嘴里虽然在拒绝,但他的鸡巴却很老实地做出了反应。

  莹望着那根还没完全硬起来,龟头上有着许多『皱纹』的鸡巴,冲着大叔亲切地笑了笑,把头一低一口含了下去。

  这湿润的口腔仿佛把这炎热都给击退了,大叔背靠在椅背上,神情说不出的享受和舒服。

  莹的口交技巧是经过多年来的训练和百多人实战演习得来的,不管是年轻小夥还是年老大叔,是第一次的愣头青还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恐怕都难以抵挡得过五分锺。

  她的嘴唇紧紧地包裹着保安大叔的鸡巴,能够清晰地听见口腔内唾液咕咚的声响,但没有半滴流露出来。

  头部一上一下地有规律地摆动着,雪白细嫩的手指轻轻地搓动着大叔的精囊。

  原来还一本正经的保安大叔现在早已被莹玩弄在股掌之间,随着莹有意无意地深喉插入,脸部的表情呈现出难以忍耐的快乐,而他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按在莹的头部上,期望着她将自己的老二整根含入。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给莹打了个暗号,莹吸吮鸡巴的频率一下加快起来,爽的大叔脸部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

  「啊!不行了!太快了!要射、要射了。」

  莹丝毫不理会大叔的阻拦,口腔内吸气收缩地越发窄紧起来,终于在二十来下的快速吮吸以後,将大叔积蓄已久的精液从精囊中吸用吸管喝奶茶一样由下而上一鼓作气地吸取出来。

  大叔坐在椅子上的大腿抖动个不停,兴奋和快乐满布脸上。

  莹不止是口交技术了得连事後的服务都是一流,在口腔内还充满着大叔的精液时她并没有马上把鸡巴松开,而是像AV女优一样,认真地做着善後工作,仔细地把输尿管里的残余精液也一滴不漏地吸进嘴里。

  最後才把那半死不活已经软化的鸡巴从嘴巴里抽离,调皮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瘫倒在椅子上不断喘气的大叔,表现出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将那腥臭的精液一口气咽进了肚子里。

  「走吧,还有更好玩的那。」

  「嗯~。」

  我再看了看那不知死活的大叔,再不去管他,带着莹就这麽进入了校园,开啓了我们这一天的取精之旅。

  宽阔的操场上正坐满着穿着迷彩服的学生,一个个无精打采地坐在草坪上拔草来打发时间,这时候应该是他们刚训练完正在休息。

  偶尔能看到去上厕所和买饮料的学生。

  「你好,同学,能帮我个忙吗?」

  莹瞧准机会上前向一个一脸稚气的男生打招呼,他带着黑框眼镜,额角还长着几粒青春痘,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

  现在被教官训练的像是霜打的茄子,但他在看到莹的那一瞬间,眼睛爲之一亮,这麽漂亮的少妇他应该是头一次看到吧。

  「有什麽事吗?」

  「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有一些教科书需要从二楼搬下来。」「好的,没问题。」

  男生中了莹事先就安排好诡计,将他误认爲是学校里老师,加上她这美艳的外表我想很少有男生会拒绝他的请求。

  当小男生跟着莹来到二楼某间教室的时候,看了看这桌椅摆放整齐毫无杂物的教室,疑惑地问:「老师,教科书在哪儿?」在他身後的莹却已经将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挑逗地看着他。

  「老师,你、你这是做什麽?不是要搬书吗?」莹一步步向他逼近,手指轻轻地抚弄他的胸膛:「你都读了这麽多年的书,你的其他老师难道没有告诉你,最好的知识都是从实践中得到的吗?我就是最好的教科书,你,想不想从我这学到一些课本上没有教的知识?」以现在网络的发达,这些看似还很幼小的孩子早已经接受和学会了他们这个年纪本不该学习到的知识,只是没有地方来实践而已。

  小男生咽着口水喉咙有些发哑地说:「我、我不明白,老师你指的是什麽?

  」

  「呵呵呵,还给老师装蒜,你呀,真是一个不老实的学生,对于这样的学生,老师是要好好教育教育的。」

  小男生在莹的逼迫下已经倒退到了讲台边缘,全身僵硬地靠在那里,任由莹的素手在他的敏感部位挑逗。

  「呵呵呵,真是一个爱说谎的孩子,这里都已经变得这麽大了,还说不明白。」

  莹隔着裤子往小男生的裤裆捏了捏,小男生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莹很满意他的反应。

  「还不把裤子脱下来吗?那老师要走掉咯。」

  这时候小男孩反应过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艳遇吗,还是我在做梦。

  他的大脑已经无暇再细想了,照着莹的吩咐,以一种令人咋舌的速度快速地把宽松的迷彩裤扒拉下来,露出了支起的小帐篷。

  「不错嘛,本钱不错哦,是要老师怎麽做呢,是这样吗?」莹从内裤的侧边钻入,把小男孩的青春肉棒从里面掏了出来,轻轻地撸动着他的肉棒。

  「嗯~嗯~对,就是这样,好舒服~」

  这时莹却调皮地停下了动作,只是手掌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紧他的肉棒。

  「继续,老师继续啊!求求你了,我好难受。」「继续?什麽继续呀?这位同学说的话老师一点都听不明白呐~」虽然小男孩的肉棒已经勃起的很硬了,但莹并没有打算就这麽轻易地让他得到快乐,只是稍微又把肉棒撸动了几下就停了下来,这样做比什麽酷刑都更加要折磨人。

  「鸡巴,鸡巴好难受,快要爆炸了,求求你老师,我要,我要,帮我打飞机,求求你了。」

  「哎呀~,你怎麽能对老师说这种话呐,很没有礼貌哎,啊!你在做什麽~」

  没想到小男孩在忍受不了莹的挑逗下竟然抓着莹的手腕自己开始撸动起来。

  「现在的学生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耶,好啦,一切都交给老师吧,你只要放松地享受学习就行了,一切的烦恼都会由老师来解决的。」莹见时机差不多了,再不爲难、戏弄他,身子半蹲下来开始爲小男孩轻柔地撸动他的肉棒。

  「真是根没有礼貌的鸡巴,都流口水到老师手上了耶,把老师的手都弄脏了,看来一定要好好给它上一堂课不可。」

  小男孩龟头上大量地分泌出前列腺液来,晶莹的粘液全部沾到莹的虎口上。

  莹丝毫没有浪费地将这些『口水』全部涂抹到了他的肉棒上,使之变得润滑发亮。

  在小男生闭着眼睛享受的同时,莹又何尝不是在享受着这异样的刺激和烦躁,她终于是忍不住了,一口就将那硬的发紫的肉棒吞了进去。

  「啊!要飞了,好舒服,好舒服啊。」

  这还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女性的魅力,真的是让人沈醉其中无法自拔。

  莹的口技就是年老体弱、早已身经百战的大叔都难以抵挡,这个童子鸡又哪里是莹的对手。

  但莹如果一下子使出了口活绝技,恐怕小男生会马上败下阵来,那可就不好玩了,自然是一点一点地让他沈迷其中、欲仙欲死才有趣。

  「含、含深一点,对,多舔舔那里。」

  大概是适应了莹这初步级别的口技,小男孩也慢慢地开始指挥着莹做一些动作,真的想俗话说的,每一个女人都是男生成长道路的学习老师,这不,这麽点功夫感觉这小男孩就要出师了。

  「经纬,你在吗?」

  门外的走廊里突然响起一声喊叫。

  「啊!糟了,是我同学,肯定是教官找不到我啦。」在听到外面的叫声时莹已经把这个叫经纬的小男生的肉棒从嘴里吐了出来,改用手掌轻轻撸动。

  「怎麽,你现在就要走吗?老师只能今天在这里呆一会,以後可就不会再来咯。」

  莹对着经纬边撸边说。

  这可把经纬愁坏了,难得今天竟然能碰上这样的美人,还有这样的好事,自己这马上就要爽上天堂了,难道现在要回去在大太阳下战队列吗。

  就在经纬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莹聪明地用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打转,让他原本还难以决定的想法一下就坚定下来。

  「死就死吧,大不了被罚,怎麽都要先爽完再走。」经纬心想。

  「老师我不走了,求求你继续教我,教我知识吧。」「呵呵呵,这才是乖孩子嘛,对于听话懂事的孩子老师一定会认真传授知识给他们的,你把门外那个学生也叫进来吧。」

  经纬略微一犹豫,最後还是照着莹的话做了。

  「子阳,我在这里。」

  门外响起了一阵跑步声。

  「你怎麽在这里,快回去,教官找不到你,都要发飙了。」「等一下,你先别急着走,跟我进来。」

  「干嘛啊。」

  经纬没解释,硬是把门口的子阳拖了进来。

  当子阳和经纬两人进来的时候,双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子阳被吓到是因爲教师里竟然有一个气质成熟、脸露媚态的少妇在里面,而经纬惊讶的是只是刚才他出门口的这麽一会儿功夫,莹已经把上衣脱掉,赤裸着上半身,把她那一手掌握不住的爆乳展露了出来。

  这堪比半个篮球大小的乳房恐怕就是AV影片中也是不常见的,更何况两个未经人事的小处男,顿时看得口干舌燥起来。

  「这、这、这是……」

  那个叫子阳的小男生不敢置信地死盯着这风情万种的人妻,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但经纬关门的那一刹那才确信自己是在现实生活中。

  「又来了一位新同学呢,太好了,那老师就能一次性教两个学生了,这样就省事多了,你们两个快点过来吧。」

  子阳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呆呆地待在门口不敢过去,还是旁边的经纬推了他一把才有动作。

  「不要害怕,我是专门给你们传授性知识的老师,原来是要开学以後的一个月後才开始这门课程的,现在遇见了你们,所以老师准备提前演练一下,不要紧张哦,全都交给老师就好了。」

  莹试着安抚子阳的情绪,她的谎言只要稍微一思考就能打破,但现在的子阳和经纬却早已经精虫上脑,思考能力几乎是零,听着莹这麽荒诞的谎言竟然也开始相信了。

  「来,你们先把裤子脱了,这样方便点,穿着裤子好碍事哦。」就这样,子阳和经纬身上的裤子被自己脱了下来,露出了那阴毛还比较稀疏的生殖器。

  「哇!子阳的肉棒已经变得这麽大了呢,真的好厉害,这样的话肯定能学的很快的。」

  听见莹夸赞自己的老二,子阳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而旁边的经纬瞧了瞧子阳的鸡巴再看了看自己的鸡巴,对比了一下。

  确实按尺寸来讲,子阳的鸡巴是比自己的粗,看起来规模不小,但自己的比他长,算是各有千秋,只是听着莹的话好像更加喜欢子阳的鸡巴,这让他有些嫉妒。

  这一微妙的心理被莹准确地观察到:「经纬的肉棒也很厉害哦,刚才在老师的喉咙里差点不能呼吸了呢。」

  这一次换做子阳开始嫉妒了,没想到经纬刚才竟然和这麽漂亮的少妇在这里享受,自己还在下面晒太阳,真是太傻了。

  就这样两个没多少人生阅历的小屁孩完全被莹玩弄在股掌之间,他们的老二也像是在互相竞争一样,勃起到了最大程度谁也不肯服输。

  莹两只手各自抓着一根鸡巴用手开始缓慢套弄着:「唔~到底该先吃哪个呢,真是好难选哦。」

  「我的!老师先吃我的,我的还没被吃过,不公平。」在美色面前,平时的哥们义气已经被子阳完全抛到了脑後。

  虽然经纬也很想再试试莹那令人欲仙欲死让人发疯的口活,但毕竟自己确实是已经尝试过一次了,再要求的话有些不合适的样子,如果太贪心的话,老师会讨厌我吧,他是这麽想的。

  「那就先让子阳来吧,我可以後面再学。」

  对经纬的谦让子阳投以了感激的目光。

  「经纬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对好孩子老师一定会好好奖励的,所以你们两个一起来好了。」

  莹调整了位置,把两个男孩尽量往自己面前靠,两根鸡巴从左右两边交叉到了一起,莹努力地张大嘴巴,尽可能地把这两根鸡巴同时纳入口中,即使是这样也只是刚好一个龟头的大小进去了,但对于这两个童子鸡却已经是无比的刺激。

  就这样舔弄了一会儿後,莹一手套弄着一根鸡巴,另一个则含在嘴里吞吐,看他们差不多要到极限了就调换一下。

  「唔~子阳的肉棒真的很大哦,老师整个下巴都鼓起来了,只是这麽一会儿就比平常累多了,真是让人又爱又怕的肉棒呢。」「老师我的呐?我的肉棒也很粗那。」

  「经纬的肉棒可以整个顶到老师的喉咙里,让老师也学到很多以前没试过的区域呢,也是老师喜欢的肉棒之一哦。」

  「老师的奶子好大哦。」

  子阳见到莹的爆乳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刚一开始他还担心这样做会让莹生气,但一轮接触下来发现莹的脾气真的是超好的,又温柔又可爱。

  「啊!不行啦,没老师的允许你不可以随便摸啦。」「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老师你会允许我来摸的,对吗?」「哦,真的是拿你没办法耶。」

  看着这一脸天真无邪的子阳,莹实在是凶不起来扮坏人的角色。

  「子阳你很诈哎,我也要摸。」

  「好啦好啦,老师知道了,真的是被你们两个打败了,让你们摸就是啦,不过,只能摸不能做其他的事哦。」

  莹的这一句更像是提醒着他们,她的大奶他们两个可以除了摸以外还能干别的事情。

  子阳和经纬在得到许可,第一时间同时蹲了下来,一人一边兴奋地抚摸起了莹的乳房,在他们的眼里这并不是胸部这麽简单,更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捧在手里都要小心翼翼。

  而莹的双手也在继续套弄着他们的肉棒,让他们时刻保持着活力。

  这真的是太美了,子阳盯着莹那雄伟却又挺拔的巨乳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张嘴直接把那颗粉红色的乳头含进了嘴里,有滋有味地开始吸吮起来。

  「嗯~,不是说好,不能干别的事情嘛。」

  被子阳突袭後莹同时也发出了一声迷人的呻吟,使得她後面的额责怪毫无说服力,更像是在鼓励着子阳再多用心地舔舔。

  「啊!每一次都是子阳先,真的好诈哦。」

  「没关系,老师也允许你来吸乳头好了,不要爲了这些事情闹别扭,你们两个是好同学不是吗?应该呼吸友爱才是。」

  被莹一番劝解後,经纬也开始了吸奶大战,到最後已经不是在舔奶头更像是比谁能够从里面吸出根本不存在的奶水一样,从乳晕外的一圈开始整个面积都被他们吸入口中,真担心莹的局部乳房会不会变肿起来。

  而经纬在连连失却先机之後,突然灵机一触想到了什麽,放开了吸吮着的乳房,站了起来,而莹被子阳舔乳头舔的有些神志不清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还以爲经纬是嘴巴累了那。

  谁想到经纬手扶着身前的讲台,将身体往下压,那根一直勃起的鸡巴直直地就往莹的乳房上推进。

  柔软的乳房被坚硬的鸡巴一插顿时凹陷下去,形成了一个圆坑,看起来就像是用乳房模拟着阴道的抽插一样。

  莹直到乳房上感觉到一股火热时才反应过来,这别样的刺激促使着他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

  两人就这样一个吸着乳头,一个用鸡巴挤压着乳头,各自不同的方式发泄着他们旺盛的精力,最後双双在莹的引导下射出了那连日来积压已久的精液。

  当他们还想继续下一步课程时,却被莹告知今天只能学到这里,後面的课程要到开学以後才能学,而且要求他们现在回去以後再去找两个信得过的同学再一起来这学习。

  如此周而复始,这一天下来,经过莹的嘴巴、双手、乳房教育的年轻孩子应该也有不少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假装叹气说:「真是便宜那群小子了,去找小姐还要嫖资那,他们竟然全都免费享受了。」

  没想到莹却反驳说:「才不是那,他们也有付钱呀。」「哦?什麽时候,我怎麽没发现。」

  莹冲着我神秘地笑了笑,又指了指肚子说:「喏,全在这里了,这可是最宝贵的金钱,不过不叫嫖资,叫……嫖『精』(金),今天可是赚了超多的。」车子里载着欢笑声就这样往回家的路上开去。

  後来听说那所学校开始流传着这麽一个传说,新加入的男生在刚入学後不久就能够接受到有关性知识方面的亲密授课,内容是美女老师的亲身教学。

  然而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传说,从来也没人去上过这门课。

  但之前有一届的部分学生却都信誓旦旦地肯定学校里确实是有这门课程的,而且他们还提前体验过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麽後来就再没开设过了,直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字节:1434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