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德的调教

「黎老师,王奇,刘慧,郑远三人昨天的语文作业没交。」 语文课代表陈小娟向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黎珞汇报道。

  黎珞眉头一皱,大声喝道:「怎么回事,你们三个站起来把原委说清楚。」见老师发怒,王奇与刘慧连忙战战兢兢的站起,低着头说不出话,但坐在教室里最后排最角落的郑远却如同没听见一般,满脸不在乎的望着黎珞。

  「郑远,你没听见吗?给我站起来回话!」 黎珞盯着郑远加大了声音。

  听到班主任加重的语气,郑远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心中涌起一股恼怒,他用愤怒的目光瞪了黎珞一眼,刚想发作,但突然觉察到这个成熟动人的女老师眼神中似乎带着肯求,心中的恼怒就顿时消失了大半,他便慢慢悠悠的站起倚靠着墙,不过脸上仍挂着一幅玩世不恭的模样。

  可奇怪的是黎珞并没有再发火,她转而面对王奇与刘慧,「你们一个一个的说,不说清楚,这两节课你们就站外面去听。」「我…我…,」 王奇开始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孬种!」 郑远暗暗鄙视了王奇一句,然后再把目光转移到了老师黎珞身上。

  太诱人了!郑远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身着白衣黑短裙的黎珞真不愧校园第一美女的称号,虽然她已有三十多岁了,但初次见面的人绝对不会认为她越过二十岁,而她浑身散发的成熟气质又是妙龄少女远远不能企及的。笔直修长的一双玉腿被光滑的黑丝袜包裹着,更是让她的女人味展露无遗。

  「郑远,你的解释呢?」

  黎珞的问话把郑远的意淫中打断,他咳嗽一声,盯着老师挺立的胸部说:」嗯,是这样的,我妈昨天晚上不舒服,我照顾了她一晚,所以作业……」「嗯,我知道了,你坐下吧。」 突然间黎珞脸一红,没让郑远把话说完便打断了,「好,现在开始上课吧。」

  郑远一脸得意的坐下,双眼不停的扫视着黎珞,从头到脚,又从腿到胸。突然,他想起了一个东西,不由嘴角一笑,迅速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小小的摇控器。

  他用书本遮盖,用手指轻轻的一按,然后用诡异的笑容看着黎珞。

  与此同时,正在讲课的黎珞突然全身一颤,说话也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她又表现得很正常了。

  「还很会装嘛,」 郑远暗暗一笑,又在摇控器上连按了几下。

  只见黎珞又是一颤,手中的教科书也在微微抖动,脸上更是显露出难受的表情,她眼光朝向郑远,似乎是在哀求,但郑远不为所动,又连按了几下。

  黎珞显得更加难受了,鼻尖上甚至渗出细微的汗珠,当她发觉有几个学生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时连忙用镇定的语气说:「好了,现在全班一起把这篇课文读一遍。」

  在学生的朗朗读书声中,黎珞慢慢的走到郑远课桌旁,轻声叫道:「郑远,别,别弄了。」

  可此时的郑远却在一同大声的朗读课文,似乎没查觉到黎老师已站在了他身边,可仔细一看,那个摇控器就摆在桌面上,他的手指仍时不时的按一下。

  此时,黎珞那条笔直的长腿不住的打颤,她用微弱的声音说:「郑……郑远,别……别按了,求……求。」

  郑远这才转过头朝她一笑,用手一招,「你靠近一点。」黎珞紧张的朝教室里望了一圈,见没有哪个学生注意这边,便轻轻的朝郑远靠近了几步。

  突然,郑远猛的一下掀开黎珞正面的裙子,右手伸入一把放在黎珞的双腿之间。

  黎珞没料到郑远突然间有这个举动,吓得差点大叫出来,好在声音还没发出来之前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但她的身体却没有后退半步,因为她不敢。

  郑远见黎珞没有太大的反抗,心中的怒意又减少的很多,他的手肆无忌惮的在黎珞的黑丝大腿上来回游动着,感受着这又光滑又软嫩的感觉。

  可身为班主任的黎珞就惨了,她紧张得要命,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不停的打颤,因为害怕和羞耻,她的那双美目含着晶莹的泪花轻声的哀求:「别,把手放开吧,求求你了。」

  郑远感到了无比的得意和满足,高高在上的班主任又是学校的第一美女被自己在全班同学上课时玩弄猥亵而又不敢反抗,这是有多么大的成就感啊。

  郑远毫不理会黎珞的哀求,他的手更加往上游动,触摸到了黎珞的腹股沟,并在这条明显被丝袜裹紧的凹痕处来回的摩擦。

  看着美丽成熟的女老师的屈辱而又无奈的表情,郑远感到无比的受用。他的手又移动了,来到了黎珞的阴部。

  虽然被裙子遮挡了视线,但郑远还是能感受到黎珞那被黑丝包裹阴部的三角形状,非常平整,明显里面没有穿上内裤。

  「好淫荡的老师啊,居然没穿内裤来上课。」

  郑远的话被教室里的读书声掩盖了,但黎珞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的脸刷的红了,胯部也微微扭动,似乎想逃避郑远魔爪的侵袭。

  郑远暗暗发笑,手指抵到黎珞阴部正中的那条细缝上,非常熟练的按在阴道口边,一个小小的硬绑绑的东西正镶嵌在那。

  这是个小型震动棒,原来郑远手中的摇控器就是摇控它的。郑远得意的一笑,另一手上的摇控器又打开了。

  「啊…,」 黎珞全身一震,把刚刚到嘴边的呼喊又生生的呑回了肚子里,但极度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上身趴在了郑的课桌上。

  这个动静把郑远也吓了一跳,他紧张的朝四处张望,见同学们都还在认真的读课文,并没有谁注意到这边,他这才放心,在黎珞裙内的手又放肆的揉捏着。

  黎珞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听使唤了,特别是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把丝袜紧紧的粘在胯间,又更加增加了她的难受感。

  她用哀求的眼光看着郑远,希望他停止对自己的侵犯,但郑远却是一脸的坏笑,正在抚摸她的手丝毫没有停止,拿摇控器的那手还时不时的按动开关。

  「不行,这样肯定会被发现的,那我就玩了。」 黎珞用理智告诉自己,她突然一下站起,刷的一下把郑远手中的摇控器夺来,迅速的离开,走到了讲台上。

  毫无准备的郑远一惊,当他反应过来时,手中的摇控器已不见了,顿时一团怒火从心中腾起,但他一看到教室里这么多同学,又生生的把怒火压制下去了,心中忿忿的想道:「你这个贱货,看我等下怎样好好惩治你。」逃到讲台上的黎珞长长舒了口气,但很快她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让她惊恐不已,摇控器居然不灵了。

  震动棒有节奏的在阴道内震动,一波一波的刺激传入头脑里。「不行,我不能呆在教室里了,」 黎珞告诉自己,她拿出粉笔,在黑板上出了个作文题目,并写明要学生们在余下的时间里进行写作,然后匆匆的离开了教室。

  郑远见有许多同学惊讶的望着黎珞走出教室门,心中暗暗发笑,他们之间没一个人知道这个表面看起来严厉的美女班主任老师早已成为自己的胯下之臣,而自己与她的特殊关系可以确保黎珞无论如何也不敢反抗他。

  「难道她是回宿舍去取震动棒了?」 一股愠怒又在郑远心中升起,「这个贱货敢私自取出,我饶不了你!」

  一想到这里,郑远再也坐不住,唿的站起,大步朝外走去。

  「郑远,你干什么去?」 陈小娟在后面大叫着。

  「老子上厕所去,你管得着吗!」 郑远没好气的回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

  经过学校的操场,空无一人。郑远看着对面的那栋教师宿舍楼,不由加快了脚步。

  宿舍楼里也是特别的安静,老师都已上课去了。但郑远仍小心的不发出一丝声音的走上二楼,来到最尽头牌号为201的房门前。

  这就是黎珞的单身宿舍。

  郑远四下张望了几下,确保通道里没有一个人后,便从裤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把201室的门轻轻的打开。

  「啊――!」 里面发出一个女人的尖叫,在看清是郑远后,又用压低紧张的声音说:「郑……远,你怎么过来了?」

  郑远轻轻的把门关上,一脸坏笑的望着正坐在床沿边的黎珞说:「老师突然离开教室,我想你是不是病了,特意来看看你呀。」黎珞慌张的回道:「我……我没病,你,你赶快回教室去吧。」「哦,那你怎么一个人偷偷的溜到宿舍来呀。」 郑远笑嘻嘻的走到黎珞身边,用手轻轻的摸在她的长发上。

  「别,」 黎珞连忙躲开,「郑……郑远,别这样,我,我们这样不行的,我,我们赶快停止吧。」

  郑远心中一沉,脸色刷的一下黑了,「啪」 的一声,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黎珞脸上,「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忘记你当初的发誓了吗?」黎珞捂着火辣辣的脸,眼泪哗哗的下流,哽咽道:「我,我们之间真的不能这样啊,我们会……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郑远扑倒在床上,裙子被掀开,露出被黑丝袜紧紧包裹的修长双腿。

  「少在这装正经了!」 郑远说,「你不记得你被我玩时的样子了吗?要不要我把当时录下来的再放给你看一次。」

  「不,不,」 黎珞捂着双眼哭泣着,「郑远,求求你放过我吧,以前是我错了,但是你不要跟着再错了,好吗?」

  「已经太迟了!」 郑远恶狠狠的说,「你这骚货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看我不好好调教你。」

  郑远把手按在黎珞的阴部,笑道:「还说不要,丝袜都都湿透了,口是心非的骚货。」

  黎珞「呜呜」 的哽咽着,但不敢反抗,只是用扭动的身躯来表示她的不情愿和无可奈何。

  「真是太诱人了!」 郑远咽了咽口水,「这具身体我真是百玩不厌啊。」郑远的双手如魔爪般按在黎珞的小腹上,时而挤压,时而揉捏,特别是他时不时的把黑丝勒紧,把黎珞饱满的阴阜形状完美的勾勒出来。

  「嗯……嗯……,别,别这样弄,」 黎珞的手试图阻挡,但很快被郑远打开,「求求你,别弄了,我受不了了。」

  郑远嘿嘿一笑,隔着丝袜用力按了一下还插在黎珞阴道内的震动棒,耻笑道:

  「就受不了了啊,骚货,你就这样泄出来吧。」「不,不!」 黎珞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全身不住的颤抖,特别是臀部和大腿在急促的抽搐着,阴部更是发出了「扑哧扑哧」 的水涌声。

  「真骚!」 郑远摸着黎珞湿漉漉的胯部,笑道:「难怪连课都不上了,是回宿舍来发骚了。」

  「不,不是的,」 黎珞无神的躺在床上,这么羞耻的形象被小自己这么多的男孩看到,何况他还是……,想到这她更不敢往下想了,泪水又止不住的流出。

  突然「滋」 的一声,黎珞感到裆部凉凉的,插在阴道内的震动棒也松了许多,原来胯部的丝袜被郑远撕了一个大洞。

  「啊――,你干什么?」 黎珞惊呼一声。

  「明知故问,」 郑远抽出还在嗡嗡作响的震动棒,扔在床上,右手在黎珞暴露于视线中的阴户上一摸,「水真多。」

  黎珞全身一哆嗦,条件反射的夹紧大腿,口中哀求道:「郑远,小远,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再错了。」

  郑远脸色一黑,怒喝道:「把腿张开,骚货!」黎珞一颤,使劲的双腿松懈了下来,很快就被郑远大大的分开。

  「世上还有你这样骚的老师吗?」 郑远还要调笑着黎珞,「居然不穿内裤就去教室上课,你是想去勾引学生吗?」

  「呜…呜,不…不是的。」

  「还敢撒谎,」 郑远的右手食指插入黎珞的阴道口,「说,那为什么不穿内裤?」

  「啊——!不,别这样。」 黎珞哭泣着。

  「还不听话,」 郑远弯下腰,左手扳开黎珞肥美的大阴唇,右手手指则在小阴唇和阴道壁上轻轻刮擦游走。

  黎珞被刺激得浑身打颤,整个阴道都在不由自主的收缩,淫水也象放水的闸门,源源不绝。

  「还在嘴哽,」 郑远哼了一声,同时把黎珞的臀部抬起,剥开阴道内娇嫩的肉壁,露出她那早已肿大的阴蒂,「已经这么大了,骚货!」「啊――!不,别摸那!」 感受到从阴蒂传来的刺激,黎珞颤动的大呼,」是!是的!」

  「是什么?」 郑远嘿嘿一笑。

  「是,我是去勾引学生的。」 黎珞呜咽着。

  「终于承认了啊,」 郑远笑道,「那为什么你的骚屄里还要插着震动棒,你这就么饥渴吗?」

  「是…是你让我插的呀,」 黎珞哭泣着回道。

  「我是谁,我是你什么人?」 郑远也兴奋了,在阴道内搅动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你,你是我的学生,啊!别动了!」

  「还有呢?」

  「嗯…,是,是我的主人!」 黎珞似乎是在无意识的呻吟,「你是我远主人!

  」

  「真是贱!」 郑远说,「硬是要我对你调教,你才说出来,那好,看你现在这么兴奋,就让我的大鸡巴来满足你吧。」

  看到郑远在脱下衣裤,黎珞又紧张起来,连忙坐起双手抱胸,「别,别,远儿,求求你别再这样对我了。」

  「他妈的!」 郑远彻底怒了,他扑在黎珞身上,粗大坚硬的鸡巴对准黎珞的阴户,「你刚才还承认我是你的主人了,居然还敢反抗我!看我不操死你这个淫妇!」

  龟头轻易的滑到了黎珞的阴道口,随着郑远的挺进,整根肉棒顺利的完全没入了黎珞的体内。「我除开是你的学生和主人外,还有一个身份是什么?黎老师!

  」

  「没…没有了!」 黎珞不住的摇头,乌黑的秀发在轻盈的飞舞。

  「你不敢说是吧,」 郑远哈哈笑道,「我亲爱的,妈――妈!」「不――!」 黎珞发出一声声嘶裂肺惨叫,「别,别说了!」「你叫得这么大声,是想让全校的师生都听到吗?」 郑远笑道。

  果然,黎珞马上停住的喊叫,用低微的声音悲鸣道,「不,不……」「不什么?」 郑远继续残忍的说,「是不想认我这个儿子了吗?」「啊-啊-!不!」 突然间,黎珞全身抽搐,阴道内急剧收缩,娇躯如稀泥般软在床上。

  「你高潮了?」 郑远继续抽插着,「妈妈,你居然就高潮了,听到我叫你妈妈,你又兴奋了是不,你的骚屄夹得我好紧,真是个骚货妈妈!」黎珞无神的躺着,她已没有一丝气力回话了,被郑远挑明了这最后一层关系,把她的最后一丝遮羞面具也撕落了。

  被亲生儿子强奸、调教,黎珞不敢回想当初这是怎么发生的,她现在脑中是一片空白,只有下体传来的「啪啪啪」 的撞击感让她确定自己是活在现实中。

  郑远却是兴奋异常,一边插着美丽母亲的小穴,一边说:「当初你让到这所学校上学,并把我分在你的班上,但你却严禁我把你我是母子关系的情况告诉任何人,在班上只能当作是你的一个普通学生,我开始还不明白,现在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在为勾引我而做准备了,是吧,妈妈。」「不,不是的。」 黎珞虚弱是摇着头。

  郑远继续说:「这样也好,这样我就能在同学之间听到很多的评论,妈,你知道我班上的男同学怎么评论你的吗?」

  见黎珞不回话,郑远嘿嘿一笑说:「你可是他们的女神耶,我每天一回宿舍,话题最多的就是提到你,都说你身材好,奶子大,屁股翘,有几个同学甚至说能搞你一回,死了都值了。」

  虽然知道自己相貌出众,但能这些小孩子这么着迷,还是超出了黎珞的想象。

  「可他们却不知道,」 郑远继续说,「他们心中的女神班主任黎珞老师早已是我的人了,他们意淫的大奶子、大屁股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且他们更想不到的是,你会是我的亲生妈妈,哈哈!」

  「别,别说了,」 黎珞小声哭泣着。

  「怎么,又刺激得受不了了吗。」 郑远笑道,他用力一扯,黎珞的上衣就被拉开了,肉色乳罩托着两个又圆又大的乳房暴露在他的视线中,郑远粗鲁的翻开乳罩,在柔软弹性十足的乳房上揉捏着,「真大啊,要是让我同学知道了,他们可忌妒死了。」

  身体被儿子玩弄着,同时还要听到他的淫词秽语,此时的黎珞哪还有平时的高雅气质,她只能无助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郑远见黎珞虽然没有再反抗,但也没有迎合自己,心中不觉有气,但扫视了一下房间,突然嘴角一笑,突然俯下身,把黎珞一把抱起。

  「啊-!」 黎珞毫无防备,一声惊呼后发现自己居然被同自己一样高的儿子抱在了身上,自己丰满的双乳紧紧的贴在郑远的胸前,更为羞耻的是她的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架在郑远的腰上,下体却还与郑远的阴茎紧紧相连着,而且好象蜜穴被插入得更深了。她羞得无地自容,赶紧闭上了双眼。

  郑远嘿嘿一笑,没有叫母亲睁开眼,他正是要达到这个效果。他托着黎珞极富弹性的臀部,一边走一边抽插着来到窗户边。

  「呜…嗯…嗯…」 黎珞被刺激得发出了轻微的呻吟。突然,她感到郑远停止了走动,不由好奇的睁开眼,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呼起来。

  原来她发现郑远居然把她抱到了窗户边,透过玻璃窗甚至看到操场那边的教学楼。

  「别…别到这!」 黎珞吓得身子乱摆,原来搂住郑远脖子的双手慌乱的去拉两边的窗帘。

  她的扭动差点使郑远摔倒,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稳住身体,他不由怒呵道:」别动!」

  黎珞一呆,果然不敢再动了,但仍哭泣的哀求道:「求求你,远儿,别在这,要是让人看到,那还不如让我死了。」

  郑远说:「好,那你承认错了,我就拉上。」

  「是,是,我错了。」 黎珞连忙点头。

  「说清楚一点,谁错了,错在什么地方了。」

  「我…,妈――妈错了,妈妈不该那样对你。」 黎珞哭泣着。

  郑远也怕站在窗子边太久真的会让人看到,见让母亲认错了也达到了目的,便伸手把窗帘拉上,但仍然没忘用言语调教自己这个美丽的教师妈妈,「说,刚才上课时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明明是郑远做的太过分了,但黎珞却不敢分辨,只得认错道:「是我不对,妈妈下次不敢了。」

  看着怀中这个被汗水和泪水打湿脸颊的美女妈妈,郑远知道现在是个大好机会,他要好好的调教,让这个成熟美丽的妈妈彻底调教为自己的性奴。

  「知道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什…什么惩罚?」 黎珞不安的看着儿子。

  郑远诡异的一笑,抱着黎珞又回到了床边坐下,「妈,我小时犯了错你是怎么惩罚我的,今天你就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是…是什么?」 黎珞还没明白过来就被郑远翻转了身子,整个人趴在了他的双腿上。

  郑远的手在黎珞翘立的双臀上轻轻一弹,拉长着声音说:「那就是,打- 屁- 股!」

  「啊-!」 黎珞一声惊呼还未完,「啪」 的一声,郑远的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她那丰满而又极具弹性的臀部上。

  肉体的疼痛还是其次,但心理的冲击更大。居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打屁股,这使黎珞的精神快崩溃了。

  裹紧臀部的黑丝袜早已被郑远撕开了一个大洞,但这一样使这个洞变得更大了,黎珞的整个屁股沟都脱离了丝袜的遮挡,完全暴露在郑远的视线中。

  「真爽!」 郑远心里暗想,自己小时候被母亲责打的场景还记忆由新,但没想到如今二人却换了个身份。

  「噢,对了,以前你是脱掉我裤子打的,今天你怎么能还穿着丝袜呢。」 郑远像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黎珞说的。

  「啊-,不要。」 黎珞紧张的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但又不敢反抗丝毫。

  郑远双手一拉,黎珞的黑丝袜便被褪到了小腿处,雪白浑圆的双臀在他眼前展露无遗。

  「真美啊!」 郑远咽了咽口水,这么白嫩的屁股还真有点舍不得,但他一想到以后,便又狠起心,右手重重的拍了下去。

  「啊-!」 黎珞又是一声惨呼,「别打了,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郑远托起黎珞的下巴,看着泪水满面的妈妈说:「知道错了?」黎珞慌忙点头,「是的,是的,妈妈错了,求求你放过妈妈吧。」突然,郑远脸色一沉,又是一巴掌下来,「真是个贱货,屁股长得这么大又这么翘,是不是想勾引男人?」

  「是……是的,妈妈是贱货,求求你饶了我吧,呜呜!」见平时在学生面前一直是高傲威严形象的妈妈如今以屈辱的形象在向自己求饶,心中的得意达到了极点,他又接着用羞辱的语气说:「好,贱货好好的向本主人求饶,说的好的话,我可能会放过你的。」黎珞知道儿子是想要她说出淫荡的话来,虽然这让她感到面红耳赤,但想比现在光着屁股被儿子打还是要好些吧,想到这,她终于说了出来:

  「主…主人,贱货妈妈向儿子主人求饶,请你饶了我吧。」「你为什么为叫儿子主人?说。」

  「嗯…嗯,是,是妈妈下贱。」

  「是不是你为了勾引儿子,主动要成为儿子的性奴的。」「是,是的,求求主人,放了我吧。」

  郑远非常得意,又在黎珞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看着如水波荡漾的臀肉非常兴奋的说,「以后儿子的话听不听,儿子的命令敢不敢违抗?」黎珞哭泣道:「听,听,不敢违抗。」

  见美丽高贵的母亲终于在言语上臣服于自己了,郑远激动无比。仅仅三天,这就是这三天时间里,彻底改变了他们母子二人的命运和关系。

  当初郑远考入这所学校时,黎珞就给他订下了一个规矩。要他以普通学生的身份在自己班上读书,不得向任何学生和老师透露二人是母子的关系,黎珞这样的目的是为了让郑远能更好的专心学习,所以至今学校里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三天前,郑远在晚自习后去黎珞的宿舍,想去问妈妈要点零花钱,结果在宿舍里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当他把门打开的一瞬间,发现黎珞正在与学校的陈副校长亲吻。她二人一见郑远进来也吓了一大跳,陈副校长更是没说一句话,一溜烟逃走了。

  而当时的郑远更是怒不可遏,见在心目中一直是仰视的妈妈居然做出了这种事,当时就失去了理智,也不顾她的解释和反抗,把她给强奸了。

  「主…主人,可以饶了我吗?」

  黎珞的哭泣把郑远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他看着梨花带雨的妈妈说不出的动人诱惑,「好,态度不错,今天就暂时饶了你吧。不过你这么骚,下次我带几个同学一起来玩玩你。」

  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念头,郑远自己都吓了一跳,但马上他又被想象中的画面兴奋起来。

  想象几个年纪不大的男孩一起玩弄这么个成熟美丽的女人,还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班主任,那会是多么刺激的场面啊。

  而黎珞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连声惊呼,「啊,不,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主人,不要这样对我。」

  郑远嘿嘿一笑,在她的屁股上又是一拍,「我是说着玩的,只要你听话,我怎么舍得把你给别人玩。」 另一方面他在心理盘算着现在就把妈妈给别人玩还不划算,以后看情况再说。「但是呢,学校还有这么多好地方,如教室啊,操场啊,健身室啊,甚至厕所,我们都可以好好玩玩。」「啊――?」 黎珞都不能想象儿子会有这样的想法,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郑远自己都被想象中的那些场景弄得异常性奋了,他放下黎珞并推着她走到房中的镜子前,粗大的鸡巴顶在她的屁股间,说:「来,咱们一起来看着我们是怎样来搞的。」

  黎珞羞得红了脸,但刚才自己发了誓,又不敢闭上眼,只昨点头默认了。

  郑远把鸡巴从黎珞的背后插入小穴后,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和妈妈,觉得还有些不过瘾,便把黎珞的白色衬衣全都剥了下来,那对饱满的乳房瞬间跳了出来,象两个皮球一样还弹了几下。

  这个情景让郑远兴奋异常,自己都感觉鸡巴涨大了好多,他双手从后面抓住妈妈的双乳,小腹与黎珞的屁股撞击了几下。

  「呜-呜!」 显然黎珞也是极度的刺激,连忙用手捂住了嘴,但看到镜中自己以这样淫荡的姿态被儿子奸淫着,还是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郑远用这种两人站立的背后式奸淫着自己美丽的母亲,嘴巴还不放过她,」妈,你现在夹得我的鸡巴好紧,你是不是因为看着自己被亲生儿子插穴好兴奋啊。」「呜――,不――不是的。」 黎珞摇摇头,飘柔的秀发随着舞动,淫乱的姿态与她清纯的脸蛋是那么的不相服,但又是那么的让男人疯狂。

  郑远享受着阴茎与双手两处传来的刺激,突然,他想到一个问题,「妈妈,你也过了三十五了,乳房怎么还这么坚挺呢?」「嗯…嗯…,」 可能是极度刺激或是别的什么原因,黎珞只是轻声的呻吟着,并没有回答儿子的问话。

  瞬间,郑远想到了一个答案,他发觉自己并没有吃过母乳的记忆,便试探着说:「是不是我小时候没吃过你的奶?」

  「嗯…嗯…,那是因为……」 黎珞轻声的说。

  果然是这样,郑远心中大怒,抓住黎珞的肩用力一推,喝道:「贱货!」黎珞被推的趴在地上,她扭过头哭泣道:「远儿,是妈妈不对,可那是没办法啊。」

  看着跪趴在地上翘着屁股的母亲,仅有一条单薄的短裙系的腰间,又让郑远色心大起,他大声道:「别动,妈,对,就这样。」黎珞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姿势是多么羞耻,她不敢动,但是连忙把眼睛闭上了。

  郑远的右手已伸到了屁股之间,轻轻的后开已是湿淋淋的大阴唇,笑道:「这样也有个好处,能让我玩得更爽。」 说着,昂首的阴茎倏的一下滑进了这个深不可测的蜜穴。

  「啊-!」 黎珞从来没感到这么深的插入过,这让她又羞耻又兴奋,上身不由自主的趴低了,这样屁股也自然的提高了许多。

  「真是个骚货!」 郑远笑道,「以前总在我面前表现得高贵威严,原来全是装的。」

  在这种姿势下郑远可以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黎珞的屁股上,所以阴茎的每一次抽插都特别的深入和特别的凶猛,直插得黎珞两眼翻白,口水直流。

  看到妈妈羞耻的模样,郑远更是兴奋,又问道:「妈,你老实告诉我,你同几个男人做过?」

  「嗯…嗯…,就,就你爸和你。」 黎珞无力的回答。

  「胡说,那天我看到的那人呢。」

  「我,我同陈校长没有。」 黎珞解释道,「我,我与他只是亲,亲了一下,就,就被你撞见了。」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黎珞哭泣着分辨,「我从来没他有过什么,那天是他强迫的,我也不想,远儿,你误会妈了。」

  「哼,就信你这一回,」 郑远恨恨的说,「那天要不是被我撞见,还不知道你这个骚货会怎样了。」

  「不,不会的,」 黎珞说,「请你相信我。」郑远又重重的插了几下,「但你说同我之前只同爸做过,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你结婚之前就没同别的男人做过?」

  「没,没有,」 黎珞呜咽着回答,「我,我与你爸是大学同学,也,也是我的初恋,我,我真的没同别的男人做过,请你相信我。」郑远歪着头想了想,突然笑道:「妈,你只比我大二十岁,那么说你是在读大学时就怀了我啰,怪不得这么骚。」

  黎珞羞得面红耳赤,儿子说的没错,为此她还休学了一年,生了郑远后再回大学完成学业的。

  「好,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 郑远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只能同我一个人做爱,知道吗?」

  「知,知道,」 黎珞忙点头。

  「就是同我爸也不准!」

  「啊,这?」

  「怎么,你还不情愿吗?」 郑远怒道。

  「不,不是的,可是,若是他要,我,我也阻止不了啊。」「那我不管,」 郑远说,「你自己想办法,若没通过我的批准你同我爸做了,那我可对你不客气。」

  想到自己居然同丈夫做爱的权力都被儿子剥夺了,黎珞心中伤心,但又不敢过分表现,只得小声的哭泣着。

  看着默默哭泣的母亲,又有一个疯狂的念头从脑中升起,他突然离开黎珞的身体,走到桌子旁,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当看到有个手机放在眼前时,黎珞这才知道郑远在打电话,当她看清楚那个号码时,更是惊恐的大叫:「你,你在干什么,快挂掉。」郑远嘿嘿一笑,「怎么,打给自己老公的电话干吗这样大惊小怪的。」「不,不要,」 黎珞连忙伸手想去挂掉电话,可手刚一伸出就被郑远拿开了。

  「喂,老婆,」 这时电话已接通了,因为被郑远按了免提,所以声音很大。

  黎珞吓得不敢说话,紧张的望着郑远,含着泪水的美目可怜的望着他,希望郑远能马上挂掉电话。

  郑远把头凑到母亲耳边,低声的说:「妈,你赶紧和爸聊聊吧,不然会让他怀疑的。」

  「喂,喂,老婆,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焦急。

  「嗯,没,没什么事,」 黎珞强压住慌乱的心,用镇定的语气说,「好久没同你联系了,想同你聊聊天。」

  郑远满意的在母亲的脸上摸了摸,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哦,好呀,」 电话里传来很兴奋的声音,「老婆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咦,不过你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怎么有空?」

  黎珞说:「是这样的,我已安排学生在写作文了,我一人在宿舍看作业。」「哦,这样啊,」 那边又说道,「嗯,远儿呢,他现在表现怎样?学习好吗?

  」

  听到爸爸提到自己,郑远嘿嘿一笑,暗想:「爸,若你知道我现在的表现,保管吓你一跳,你老婆现在可是光着身子被我玩的同时在与你打电话。」他的手又开始在黎珞光滑的娇躯上游走,看着美丽动人的母亲强忍着被自己侵犯但又要装作自然的口吻同父亲说话的模样,郑远感到无比的受用。

  「他表现和很好,」 黎珞说,「远儿长大了很多,学习也认真很多了。」「嗯,这样就好,」 电话那边说,「但你也不要太贯着他了,还是要对他严厉点。」

  「嗯,是的,」 黎珞说,「我会好好管教他的。」听妈妈这么说,郑远脸一黑,站到黎珞面前,指着自己那要翘得老高的阳具,说道:「跪下舔!」

  听到郑远开口,黎珞吓得连忙摆手要他别出声,而电话那边也好象听到了些什么,「咦,老婆你房间里还有别人吗?」

  「没,没有,」 黎珞连忙说,「是外面下课了,有学生在操场上大喴大叫的,我去把窗子关了。」

  见妈妈还没遵从,郑远又作了个示意,这下黎珞不敢不从了,乖乖的跪在儿子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郑远粗大的阳具就强行塞入了口中。

  突然的呼吸不顺使黎珞连声咳嗽,这时电话那边也听到了,「怎么了,老婆。」想抽出儿子的肉棒,但被他强行搂住了头不能动弹,直到又被郑远插了好几下后才吐出,这才回应道:「没,没什么,刚才吃香蕉时呛了一下。」「哦,你注意点呀,」 电话那边这才松了口气。

  郑远俯下身在母亲耳边轻声说:「你让他说说最近的情况,你就好好的为我服务。」

  黎珞不敢违抗,对着手机说:「老公,你说说你最近都忙些什么吧。」「好啊,」 电话里的声音很是高兴,并马上开始滔滔不绝的说开了。

  与此同时,黎珞又把儿子粗大的肉秦吞入了口中。

  见妈妈开始主动了,而且又是如此顺从的跪在自己面前,郑远感觉自己象一个高大威猛的巨人,充满着征服的满足。

  黎珞没有再认真的回应着电话里老公的话语,只是时不是「嗯嗯」 的应付着,她使出全身功力来讨好着郑远,希望他早点泄出来,好放过自己,可不知怎么着,郑远的鸡巴还是这么坚挺。

  妈妈的小嘴比她的小穴没有差啊,也是这么紧,郑远暗暗称赞,同时他也知道妈妈这么卖力的吞吐自己的阳具是想使自己早些泄出来,但哪有这么容易呢,突然,郑远又想到了一个法子。

  郑远把阳具从黎珞口中抽出,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对爸爸说你同他在电话里做爱。」

  刷的一下,黎珞的脸红了,本能的想拒绝,但一看到郑远坚毅的表情,只得点头同意了。

  她拿起电话,吞吞吐吐的说:「嗯…嗯,老公,你想我吗?」「想啊,老婆,咱们好久没见面了,肯定想啦。」「嗯,我也想,而且我好…好想你那个了。」

  「什么那个?」 电话里的声音明显兴奋起来。

  「就,就是…」 感到自己的屁股又被儿子轻轻拍了两下,黎珞说出了以前对丈夫绝没有过的羞耻话语,「想老公的大鸡巴了,好想你插我了。」「老婆,你今天怎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黎珞打断了。

  「嗯…,你到底想不想嘛,想的话我们就来一次电话做爱,不想的话就挂了算了。」

  「哎,别挂,我想我想。」 电话里的声音很急切。

  郑远趴的黎珞后背上,在她耳边轻声说:「发骚点!」黎珞的身体也被儿子摸得兴奋了,对着电话呻吟道:「嗯…老公,我已把衣服全部脱光了,你呢?」

  「我也全脱了,老婆,我的大鸡巴已硬得不象话了。」「那,那就快插进你骚老婆的小穴里来吧。」

  黎珞话音刚落,她就感到自己了穴口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开,并被火热的插入深处,原来是郑远又把鸡巴插了进来。

  「啊…!」 黎珞发出舒服满足的呻吟,「啊,老公的鸡巴好大,好舒服啊。」「好久没插我老婆了。」 电话里的声音也很兴奋。

  郑远托着母亲肥大的屁股暗自得意,「老爸啊老爸,你只能和老妈在电话假装做爱,而不知你儿子我却在真的插你老婆的小穴。」想到这,他的鸡巴更硬了,用力的撞击着身下的妈妈。

  黎珞翘起屁股被儿子插得两眼朦胧,只得大声的呻吟才能让自己好过些,」啊-啊-!老公,老公你好棒,用力,再用力点插,插死你这个淫荡的老婆。」郑远知道母亲表面上是对着电话里的爸爸说的,其实真正的是对自己呻吟,他知道胯下这个美丽成熟的妈妈已经彻底的臣服自己了,他也不由轻声叫道:」老婆,妈妈老婆,儿子老公也爽。」

  黎珞呻吟道:「嗯…嗯…,老公,老婆我是你的人了,我永远是你的人了。」电话那头的爸爸还以为是对自己说,声音也非常兴奋,「老婆,骚老婆,你永远是我的。」

  郑远看着兴奋异常的妈妈,心中鄙视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什么贞洁烈女呢,原来只要被男人插了小穴后也是个贱货。看到你这么爽,下次…」 他脑中浮现一个念头,「以后回到家里,要爸爸在家时来玩弄妈妈,比如在她与爸爸睡觉里,或者在爸爸做饭时,那肯定是非常刺激。」幻想着这种刺激背德的场景,又看着翘起又圆又大的白屁股的妈妈,郑远再也控制不住了,全身用力压在黎珞身上,叫着:「啊――,不行了,老婆,我要射了。」

  害怕儿子的声音传到电话那头,黎珞也大声叫道:「啊――,老公,不行了,我要泄了,不行了!」

  顿时,房间内安安静静。

  过了几分钟,电话那边才传来声音,「老婆,老婆,你怎么样?」黎珞拿起手机,无力的回道:「老公,我刚才好舒服。」 因为郑远还压在自己身上,她怕再出现什么意外,连忙说:「我快要去上课了,先挂了啊。」 还未等那边回话便匆匆的挂了电话。

  「下来吧,」 黎珞扭头对郑远说,「赶快回教室去吧,时间久了怕被人看见的。」

  郑远笑了笑,慢慢的从母亲的身上起来,但并没有急着穿上衣服,而是把黎珞的衬衣拿来,说:「来,把这个穿上去教室吧。」黎珞请求道:「让我穿上胸罩吧。」

  郑远想了一下,白衬衣内若不带乳罩的话确实容易被人发现,现在对妈妈还不能做到这个地步,便点头同意了,但他另外说道:「这丝袜已经破了不能再穿了,你就穿着这条裙子去教室吧。」

  黎珞说:「能…能让我也穿上内裤吗?」

  郑远脸一沉,怒道:「你还想讨价还价是吧,不行!」 说完,他穿好衣服走到门边回头又说:「我现回教室了,若让我知道你没按我的要求,哼哼,可别怪我不客气。」

  「呯」 的一声关门后,宿舍里又只有黎珞一人了,她不由悲从心来,呜呜的哭了好一阵才站起来,把衣服整理好,走出了宿舍。

  而她不知道从今往后的日子会是怎样?可在她走出房间时,一阵凉风吹进她裙里,居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她发现还残留着儿子精液的小穴内又湿了。

  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朝教室的步伐!

  【完】